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鍾愛震驚的看著面前的妹妹,她怎麼也想不到短短二十幾天, 兩人已經……雖不敢置信,但妹妹低頭回避自己的態度, 已經表明瞭一

如果你在生活中是那些抱怨的,消極的人的話,你一定要改變你性格中的缺陷。小姐

鍾愛震驚的看著面前的妹妹,她怎麼也想不到短短二十幾天,
兩人已經……雖不敢置信,但妹妹低頭回避自己的態度,
已經表明瞭一切,不由深嘆了口氣,可是想想自己,不是更可笑,
第一次是醉後不知道,第二次呢?不但獻了身,還送錯了心,
以至於有了他的骨肉……

半響,鍾情也不見姐姐有任何反應,
就在她忐忑不安得快要放棄的時候,聽見鍾愛的聲音:
“小心點,別懷孕……”

鍾情心中陡然一鬆,姐姐,
姐姐果真是那個永遠無條件支援自己的姐姐,
抬起的臉上眼睛泛紅,發自內心的對她説:“謝謝你,姐……”

鍾愛寵溺地看著她笑:“謝我作什麼,只要你幸福,
和誰在一起姐姐都不反對……”看著妹妹明顯放鬆的表情,
想著晚飯前她臉上的動人光彩,鍾愛暗自祈福:
情情,一定不要學姐姐,一定不要愛錯人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辦公室裏,鍾情謝絕��事的告別晚宴,將個人物品整理好,
等著穆宇軒稍後來接她和鍾愛。所謂個人物品,
收納後還不滿一個小紙箱,重新檢查一遍,確定沒有遺漏,
看看時間,已近五點,起身,她欲將杯子裏的水倒掉收起。

洗手間就在鍾情辦公室的斜對面,她習慣將剩水倒向那裏,
幾步之後,在洗手間前的凸起拐角處看見令狐夜站在那兒,
正將煙蒂扔向垃圾桶,想來也不知站在這裡抽了多久,
感激他告訴自己宇軒的消息,她主動致意:“總裁,真巧……”

令狐夜嘴角略一上揚,點點頭,算是回應,
轉身向電梯處走去,不知為什麼,鍾情看著他離去的背影,
突然感覺他有些落寞,可是想想,以他的身位、地位、財富,
要什麼有什麼,身邊美女如雲,他又風流成性,落寞,
怎麼可能輪得到他?

隨手將水倒掉,轉過身,
一抬頭恰巧看見遠處姐姐坐在辦公室裏埋頭工作的身影,
正要往回走,就聽見辦公室內自己的手機在響,
鍾情連忙快步跑回,果然,是宇軒,“喂……”

“情情,我到大堂了,你辦公室房間多少號?我上去接你。”

“不用,就一個小箱子,我自己可以,你在大堂等我們好了。
”她可不想讓他屈尊伺候她。

“你告訴我,我幫你拿……”

“真的不用了,我怎麼可以奢侈到雇傭這麼昂貴的勞動力……”

“呵呵~”他笑,“隨你吧,我在大堂等你……”

“好……”

抱著箱子,看看最後一眼她工作了五個多月的地方,
叫上姐姐,鍾情兩人準備離開。心情有幾分波瀾,
這裡是她傷心痛苦時來到的地方,
這裡是她幸福甜蜜時離開的地方,
這裡是她與姐姐共事的地方,
這裡是她財務業務突飛猛進的地方……

一路感慨,一路無聲,走至大堂,遠遠地,
看見候賓區有兩位同樣高大,同樣俊朗,
同樣引人注目的男子站在那裏正在對話,
兩人一個氣宇軒昂,一個英俊倜儻,一個偏正,一個略邪,
卻極其和諧的相對站立,談笑風生,毫不突兀,
引得眾人的眼光紛紛向那裏投去。

看見她的宇軒,剛才的幾分離別不適已消失殆盡,
鍾情不由加快腳步走至他的身邊。

穆宇軒看見鍾情先於鍾愛走到自己身邊,
一手接她手裏的箱子,一手將她攬入懷中,
主動向跟至而來的鍾愛打招呼:“鍾愛,真高興我們又見面了。”

鍾愛坦然相對:“我也很高興,穆總……”

穆宇軒微笑示好:“不用這麼客氣,叫我宇軒就好。”

鍾愛淡淡一笑,不置可否,見穆宇軒未再説什麼,
她將目光略微側過對上令狐夜,朝他輕輕點了點頭,
令狐也不開口,回以微微頜首後便將頭轉向別處,
不再看向鍾愛,表情無波無瀾,沒有絲毫變化。
兩人平均一副雲淡風清的樣子,任誰也看不出有任何的異樣,
再平常不過的相遇,再平淡不過的致意,再普通不過的熟悉陌生人……

酒店裏,面對穆宇軒的熱情週到,鍾愛不卑不亢,從容應對,
她也明白他是因鍾情才會對自己如此,
無論那個吻痕來歷究竟如何,她已不願再作關注,
關鍵是情情信,情情願意和他在一起,
想到情情臉上洋溢的光彩,再多的擔心她也只能收起。

席間,看見情情出去,她開口:“穆總……”

看鍾愛不改口,穆宇軒也不強求,她對自己心存芥蒂,
他不介意,時間久了,她自會認可自己,
知道鍾愛有話要説,他認真回望,專注傾聽。

“關於上次誤會你與運營總監的事情,
情情已經和我解釋清楚,我很抱歉,是我錯怪你……
情情的身世,你也知道,這次她為了你,
拋開以前所有的觀念,只想和你在一起……臨去丹麥前,

我曾勸阻過她,但她心意已決,她説,
如果你終生不醒或永遠不起,她會留在你的身邊,
照顧你一輩子……我能感覺出你對情情的在意,
我也知道你為情情付出很多,放棄了很多,
所以我希望你們一定要珍惜這段來之不易的感情,
好好守住這份愛,不要輕易傷害,更不要輕易放棄,
我真誠地祝你們幸福……”

穆宇軒為鍾情對自己毫無索取的愛而感動,
也為鍾愛的坦誠相待而動容,他知道,
鍾愛之所以接受自己,是因為情情對自己毫無保留的愛。

壓下心中的頗多感觸,他的表情凝重真誠:
“謝謝你的祝福,鍾愛……情情是個好女孩,
能擁有她的愛,我別無所求,我不想承諾什麼,
我只會儘自己所能去愛她,去呵護她……我相信,
時間會證明一切,她的決定,不會錯……”

鍾愛深深地看著面前的穆宇軒,彷彿透過他的眼睛,
便能看清他的內心,短暫的停頓後,她重重地點頭,
心中暗暗祈禱:情情,但願你沒看錯,但願你會幸福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將鍾愛送回公寓,又將鍾情的東西搬至車上,
與姐姐不捨地告別,兩人準備前往穆宇軒的公寓。

上車後不久,鍾情便發覺穆宇軒的車鑰匙扣,
托起細看,揚起臉問他:“這個……”

他逗她:“在公司撿的。”

鍾情心裏有鬼,卻嘴硬否定:“才不是呢,
未經主人允許擅自動別人東西,你這是偷盜行為。”

繼續開著車,穆宇軒不以為意:
“什麼叫偷盜,我只是撿了別人丟棄不要的東西而已。”

臉色羞紅,鍾情悻悻地將頭扭過別處,哼了一聲便不再吭聲。

穆宇軒側過頭斜睨她一眼,見她嘟起的小嘴不禁好笑,
心下一動,遂將臉探至她的面前:
“説,是不是那時候就暗戀我,所以才買來準備送我?……”

她大窘,反駁他:“才不是呢,那鑰匙扣不是給你的。”

見鍾情如此,穆宇軒坐正身子收回目光看向前方,
慢悠悠地調侃她:“軒山情海,軒山情海,
這個車鑰匙扣用腳趾頭想都能知道與咱倆有關係,
你説不是給我的難道是送給你自己的?”説到這兒,
他面向前方的嘴角揚起一抹似有若無的笑意:“……哎,
你都買車鑰匙扣了,什麼時候買車啊?”

紅暈在鍾情的雙頰靜止不退,半響,她恨恨地開口:
“不是我買的,是玉器店老闆送的。”

他一聽更樂:“是呀,不是我要用,是有人非要送……”

知道他在調侃自己,她將頭扭向車外不再理他。見她如此,
穆宇軒伸出右手將她的左手強行拉過,
放在自己口邊輕咬輕吻,“情情,是不是那時,你對我已經有些感覺……”

聞言,她乖乖的不再拽回自己的手,想想,是嗎?
否則為什麼會對這塊玉飾情有獨鍾?儘管放回去,
為什麼最後還是將它要回?

一臉的思索,她坦言:“我不知道,也許潛意識裏有一些你,
又習慣性的排斥……但這個鑰匙扣真的不是我買的,
是我讓老闆贈送的。”説完,自顧哈哈大笑起來,

聽後,穆宇軒側過臉狠狠瞪了她一眼,
她送他的第一份禮物來歷居然如此不堪,
可轉念一想,贈送的就贈送,關鍵這是她送給自己的,
關鍵是兩個人已在一起。

想起晚餐,想起令狐説的話,穆宇軒有感而發:“你姐真的很在意你。”

談起鍾愛,鍾情有些黯然:“是,我們雖然分開了十年,
但感情一直很好,媽媽臨死前要她照顧我,她始終都放在心裏。”

感覺到鍾情的沉重,穆宇軒分散她的注意:“你姐多大?”

“她大我三歲,二十六。”

她的沉穩與冷靜不像是這個年紀應該具備的,
他有些意外:“比我還小三歲……”

“哈~”她笑,“感覺到自己老了?……”

側過頭斜睨她,眼光恨不能殺人:“敢嫌我老,
是不是活得不耐煩了?”説著,穆宇軒將手伸向她的腰間……

鍾情一邊躲,一邊求饒:“你快開車,你別癢我,
你不老,你英俊正當年……”

見她告饒,穆宇軒收回魔爪,還不忘警告:
“以後再敢嫌我這嫌我那,讓你小命不保。”

鍾情邊笑邊答應:“不敢,不敢,小命要緊。”

有些好奇,他繼續剛才的話題:“你姐有交往的對象嗎?”

鍾情也不再嬉鬧,語氣認真:“沒有,
其實我姐是標準的美女加才女,但她的天性很淡泊,
對感情向來不太在意,只有工作和學習才能吸引她的注意,
閒暇時只會抱著大提琴,到目前為止,
我還沒聽她説過有交往的對象……”

他細想,以鍾愛的才智、學識及視野,
普通男人確實很難能入得了她的眼,能與她相匹配的,
也必是極為出眾之人,只是茫茫人海,
人與人之間的緣份可遇不可求,她的真命天子,不知何時才會出現。

正説著,車已進入小區之內,這是興業早期開發的一個高檔樓盤,
從售樓之初至現在,房價已翻了一倍還不止,
小區內會館、超市、醫院一應俱全。

將車在地下車位停好,一手拎著一個箱子,穆宇軒與鍾情一起上樓。
公寓設在頂層三十九樓,進入房間,
穆宇軒將鍾情的箱子放到衣帽間後,拉著她的手帶著她熟悉各處。

公寓共分兩層,他們現在是在起層,客廳、臥室、廚房、
洗手間一應俱應,看著空曠的各個房間,他告訴她,
清潔阿姨每週會來兩次,但他很少住在這裡。

領著鍾情,兩人又來到樓上,樓上除少了一個廚房與書房外,
格局與樓下相同。剛進入樓上鍾情就被面前的一幕給震撼到:
整層樓,所有的外墻部分全部都是落地玻璃,景觀廳裏,
三面玻璃墻自上而下將室內包攬其中,站在玻璃墻前向外望去,
幽暗的燈光下,她有種站在雲端俯攬人間之感,遠處車河蜿蜒,
流光溢彩,近處燈光閃爍,五彩斑斕……

看鍾情終於投向外面的目光收回,穆宇軒微笑不語,
拽著她的手走向洗手間,裏面,一個超大浴缸霸氣的橫據一方,
兩面的落地玻璃墻將室外星空一覽無遺的納入這裡的視線範圍,
她很驚奇,就算這裡是附近的最高層,他也不怕遭人偷窺?
不過瘋狂的因子卻因此而蠢蠢欲動……

來到樓上主臥,同樣的也是兩面玻璃墻環繞周圍,
未等她有所反應,他已按下墻上的一處開關,只聽“嗚~”一陣長響,
天花板慢慢消失,夜色、明月、星空、
棉絮狀的雲朵就這樣慢慢出現在兩人的頂端,因驚訝而睜大的眼睛,
因驚喜而浮現的笑容,出現在鍾情充滿意外的臉上。

穆宇軒含笑問她:“喜歡嗎?”

鍾情將視線轉向他,毫不吝嗇自己的驚喜,“喜歡,太美了”

穆宇軒亮晶晶的眸子定定的看著鍾情:“喜歡這裡,還是喜歡我?”

含羞帶笑的眼睛毫不回避的與他對視:“都喜歡。”

勾人的頑皮笑容讓他禁受不住誘惑,低下頭,吻上最愛的紅唇,
任憑窗外滿天的星星羞得直眨眼睛……

浪漫擁吻過後,兩人依依不捨的分開,拉著鍾情的手,
兩人再度回到樓下。

穆宇軒自包裏取出兩張卡,告訴她:“這是你的房卡,進小區也需要。
”接著又遞上另一張卡:“這是我的副卡,沒有限額。”

看著那張N多0的銀行卡,鍾情沒有接,抬起頭看著他,輕聲説:“我不要。”

“情情,我知道你不在乎這些,但為自己的女友消費,這不很正常嗎?”

看著穆宇軒誠懇的目光,鍾情有些猶豫,也許是她太敏感,也許是她想複雜……

看她依舊遲疑不接,穆宇軒又接著説:“情情,不要想太多,
我沒有別的意思,在我眼裏,這是每一對情侶都會做的事情。
與我,不分彼此好嗎?”

她矛盾,真的是她想太多了嗎?
可是拒絕的話在看到他期盼的目光時卻不忍出口,
考慮片刻,她伸手接過,既然他不願意與自己分得太清,
那就先接受,用不用再説。

看她終於接過,穆宇軒也很高興,
幫鍾情把衣物分門別類地在衣帽間掛好,隨手取出一條睡裙,
塞進她的手裏,將她推至洗手間,催促:“快洗澡。”

鍾情好笑地看著他,故意問:“這麼早就洗澡。”

穆宇軒滿臉嚴肅一本正經:“早睡早起身體好。”

兩人在樓上擁吻時他身體的反應以及此刻他眼裏若隱若現的慾望,
讓她無奈地想起一句話:男人,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……
看著洗手間裏中規中矩的整體浴房,她突發念頭,
回頭衝他説道:“我要去樓上洗。”

穆宇軒笑著擁她往回走,口中應道:“隨你。”

進入洗手間,鍾情將他關在門外,自己獨處其中,室內兩面懸空,
下面是萬家燈火,上面是星空滿天,學他的樣子,
借著外面傳來的淡淡星光,黑暗中她將水放滿,躺進浴缸,
享受著自己與自然融為一體的錯覺,月光下,她感覺自己像個精靈,
感受著水流的溫柔撫觸……

不知過了多久,久到她快要睡著,聽到他在門外喊:“情情~”

她頓時清醒,忙回答:“哎~”

“洗完了嗎?”

“快了~”

話音剛落,他已推門進入,立時,她窘迫:“你怎麼進來了……”

夜色裏,她雙肩以上露出水面,長髮披肩,面色嬌羞,
倣如一位人魚公主,美麗、神秘,散發著致命的誘惑,熱血沸騰的他,
一步步向她走近,“情情,你真美……”

月夜下的水中,春光旖旎,曖昧無限,幾番勾引,數度挑逗,
她便如熟透的美果,任他採擷……

低喘與嬌吟共鳴,愛意與靈魂飛揚,良久,良久,
當衝口而出低吼與無法��制的破碎呻吟過後,一切恢復平靜……

回到床上,穆宇軒寵溺地看著懷裏的可人兒,再度膨脹的下體,
讓他發覺他怎麼也愛不夠,大手撫上她的柔軟,止不住的揉搓,
口中呢喃出聲:“情情,我還想要……”

鍾情委屈的睜開雙眼:“不是剛做過嗎?”

吻,已覆上她的耳際,他低聲哄道:“乖,再來一次……”

她的內心不住地哀嚎:男人是什麼?男人是洪水猛獸,
是不知疲倦的索取……身體,已在他的挑逗之下不住的扭曲,
一幅香艷畫卷再次譜寫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早醒,穆宇軒看著身邊安祥舒適,睡意沉沉的鍾情,
幸福的感覺由內而外的蔓延開來,
與深愛的她ML真是件美妙無比的事情,讓他流連往返,
百做不厭,連早起也神清氣爽,精神煥發,這樣的健身運動真是不錯。

輕吻一下,起身,他去為兩人準備早餐。

睜開眼睛,鍾情看到的是坐在身邊正撫著自己臉頰的穆宇軒,
他的目光溫柔似水,讓她不由露出最美的笑容。

見她醒來,他開口:“起來吧。”

“嗯。”剛要起身,渾身的酸痛讓鍾情不由苦臉,想起昨晚的一幕,
她又有些臉熱,連做兩次她已經疲憊不堪,當他還要第三次時,
她終於假裝睡著得以矇混過關,她真搞不明白,
明明是她躺在那裏什麼也沒動,偏偏過後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樣,
明明是他賣力不停,偏偏樂此不疲,尤其眼前他這副生龍活虎,
精力充沛的樣子更是讓她鬱悶至極。

看她苦著臉慢騰騰起床,穆宇軒問:“怎麼了?”

鍾情皺著眉回答:“全身上下沒有一處舒服的地方。”

他好笑:“你應該鍛鍊身體……”

她低著頭嘟囔著:“再怎麼鍛鍊也禁不住你這麼折騰,能把人累死……”

他的眼睛,漸漸出現戲謔:“你怎麼這麼笨啊,
再喊累下次你在上面,你主動。”

她有些氣結,唯有苦著臉搖頭,一動不動尚且累至如此,
讓她主動,打死她算了。

看著她愁眉苦臉,穆宇軒把她抱在懷裏,在她耳邊説:
“剛做時會這樣,做過一段時間就會適應,你還需要我的調教……”

摟著他的脖子,鍾情將緋紅的臉埋進他的脖頸,她,喜歡他的調教……

當鍾情重新在萬達出現,眾人除了最初的驚訝,接著便是紛紛與她熱聊,
好容易回到自己辦公室,回想剛才金秘書的眼神,鍾情有些惶然。

適才金秘書看到她回歸的表情意味深長,複雜莫辯。眾人裏,
唯一看見過兩人在一起的便是穆宇軒的司機小劉,
她曾懇求過穆宇軒叮囑小劉不要外洩機場所見一幕,
他先是説小劉跟他這麼多年,作事一向有分寸,要她放心,
後來實在看不下她心神不寧的樣子,
還是當著她的面給小劉打了電話,告訴他,
機場裏的事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以後每天早晚也不用再接自己,
精明如小劉,立刻心領神會,毫不多嘴……
他不可能告訴金秘書自己與穆宇軒的關係,
難道這金秘書在與穆宇軒朝夕相處中,感覺出什麼?

看看時間,拋開雜念,鍾情準備稍後要召開的會議……

會後,鍾情跟著穆宇軒回到他的辦公室,
程式化地站在他桌子面前準備聽取他的指示。

坐進大班椅,穆宇軒看向鍾情:“過來。”目光溫和,語氣平常。

她一滯,復又向前一步,緊貼在他寬大的辦公桌前。
他嘴角夾笑,表情玩味,眼睛朝自己身側一瞄,“過來。”

以往,她也曾站在他的身側,但那是兩人詳論問題,
而不是此刻聽取他的要求,
她不太敢確定他要她去他身邊是不是別有企圖,
正猶豫去或不去,他眼含戲謔:“想什麼呢,鍾助理?”

聽後,她羞愧得臉有些熱,看來自己確實是多想了,
當下收斂心性,放下小黑,直接走去他身側,還未等站定,
便被他一把拽坐到他腿上,吻,已經尋上她的唇,
“嗚~”她害怕,她緊張,不敢大聲抗議,也逃不出他的束縛與追逐……

還好,懲罰性的吻並沒有太久,看他放開了自己的唇,
她欲將他推開站起,卻被他牢牢地按在腿上動彈不得,
邊看著門鍾情邊低呼:“你幹什麼,萬一被人看見怎麼辦……”

穆宇軒則一臉壞笑:“誰讓你不聽話。”

她申辯:“我這不過來了嗎?”

他不買賬:“晚了。”

汗,她看他明明就是找藉口,幾次欲起身而無法為之,
她放低姿態:“你先放我起來,萬一有人進來怎麼辦?”

他則長臂收緊,將她全部納入自己懷中,
“不會有人進來。”稍傾,又喃喃説到:“情情,讓我抱抱……”

硬著頭皮任他抱著,鍾情眼睛一眨不眨動地盯著門,
準備一有風吹草動,立刻一躍而起。

感覺到她緊繃的身體,穆宇軒只覺好笑,
聞了一會兒她身上的味道,心安的感覺讓他愜意,問她:“工作還適應嗎?”

鍾情仍自顧緊盯著門,看也不看他:“適應。”

他有些氣惱,伸出一隻手,挑著她的下巴,強迫她轉過頭看向自己:
“回答問題要專心致志,不要三心二意。”

她好笑,反駁:“提出問題不要摟摟抱抱,更不要坐在腿上。”

不由失笑,穆宇軒輕彈一下她的額:“牙尖嘴利的丫頭,
誰讓你説不許公開,這就是不公開的下場。”

委屈地摸摸被他彈過的地方,鍾情開口相求:
“宇軒,你放我起來吧,我害怕……”

看著她那張皺巴巴縮成一團的小臉,穆宇軒的心不禁又發軟,
湊上去又親了一口,才不情不願的鬆開,口中還不忘警告:
“下次再不聽話,懲罰加重。”

快速跳至一旁,鍾情一邊整理好衣服,
一邊狗腿的笑應:“好説,好説。”

她的樣子,讓他又不由心癢難忍,長臂一伸再度將她攬至身前,
手環在她的臀上,臉貼在她的胸前。鍾情剛想將他推開,
就感覺到他明顯的依戀,落在他頭上的手終是將推改為抱住……

半響,穆宇軒抬起頭凝視她,目光裏充滿了濃濃的愛戀,
看得她的心也不由無限柔軟,不由自主,低下頭靠近他,
主動獻上自己的唇……

半響過後,兩人分開,含情脈脈地看著穆宇軒,
鍾情既羞澀又緊張,誰知他突然嗤笑出聲:“你又不怕別人看見了?”

惱怒地用力推開他,後退一大步,鍾情氣鼓鼓地噘起嘴不再出聲,
他耍她的本性永遠也改不了嗎?

見她甩開自己不接話,穆宇軒也不以為意,自説自話:
“情情,我後悔讓你回萬達了。”

她心一沉,自己哪做得讓他不滿意?剛才的不快已經飛速消失,
緊張問他:“我哪做得不好,你告訴我。”

看著她,穆宇軒表情苦惱:“不是你做得不好,
���是只要和你單獨相處,我就無心工作,這會降低我的工作效率,
可不和你在一起,我又會時時思念,還是無心工作,怎麼辦?”

她既好笑又感動,曾經嚴謹認真、睿智聰慧的萬達總裁,
在愛情面前居然會像個小毛孩一樣互相矛盾,無法自持,
遂開口逗他:“要不我還是回摩利投資吧。”

得到的是他斬釘截鐵的拒絕:“不行,反正一樣的結果,
還不如飽個眼癮……這樣吧,以後如何提高我工作效率的重任,
就由你來完成。”

鍾情不明所以:“我?怎麼完成?”

穆宇軒又是一臉的壞笑:“我要你作什麼你就作什麼,不許拒絕,
不許抗議,只有我心情舒暢才會安心工作,
否則就是你身為助理的失職。”

突然間,她有種誤中圈套,羊入虎口的感覺。

自總裁室出來前,她特意將頭髮、衣服撫順,
也儘量令自己看起來表情自然,可出門後,
金秘書射向她的淩厲目光還是讓她心中發慌,直覺地,
她感覺到金秘書懷疑穆宇軒與她的關係。

裝作十分坦然地,她一臉平靜地回到自己辦公室,好一會兒,
她都在想著這件事,意識到自己的紊亂,她開始收心整理起會議紀要。

將工作忙碌差不多,鍾情又想起嫣然,兩人已有一個多月未見,
前些天她在丹麥照顧宇軒時,嫣然曾經打給過她,得知她在丹麥,
兩人只簡單聊了幾句就草草收線。今天星期五,恰好嫣然沒課,
而且她還迫切的想將自己和宇軒的事與她分享,
於是一個電話打了過去,嫣然得知鍾情晚上想與她見面,
爽快的答應,約好了見面的時間、地點,兩人掛斷電話。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21.說話時可以很直接,人很直爽,總比虛偽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